北京典当降息费是顺势而为?-凯发k8国际手机网页

新闻导航

协会动态

    电子内刊

      行业动态典当新闻

      当前位置:凯发k8网址多少首页 > >

      北京典当降息费是顺势而为?

      来源:中国商报  |  时间:2015-03-02  |  浏览:321

      北京典当降息费是顺势而为?

        北京典当从2014年开始,就有多家企业先后调整了业务息费。在政策与经济的大环境下,北京典当企业这一动作是无奈之举,还是顺势而为?

        多数企业降低息费

        日前,北京宝瑞通典当行针对民品业务中贵金属(黄金、铂金、k金、钯金、白银)、钻饰品、钟表三类当物品种进行大幅降息调整,息费降幅高达30%到50%。据了解,此前宝瑞通曾在去年将黄金典当业务的息费从4.65%降至3.1%以下,而此次降息,更是将范围扩大至多个民品种类,并且推出了“15日”、“30日”两类不同当期的息费标准。

        北京宝瑞通典当行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小微企业主和个人前来融资时,最重要的参考因素就是息费是否合理。根据有关规定,典当民品的息费不得高于4.7%,北京市典当行民品典当息费平均值在4.6%左右。而宝瑞通典当行此次将月度息费降至最低2.5%,半月息更低至1.5%,相比之前的4.65%,息费下调了近50%。”

        除了民品业务,在房产、机动车典当业务上,也有多家典当行下调了息费。北京鼎成典当行副总经理王雷表示,去年3月以来,该典当行的房产典当息费从3.2%下调到了2.5%,而机动车典当息费从4.7%下调至3%,“房产典当降息后,去年我们做的业务同比增多了三成。”北京华夏典当行高级典当师申璐伟透露:“华夏典当自从去年年初将房产和机动车的典当息费调整到2.5%和3.5%之后,就没有再进行调整。不过由于同质化竞争严重,这两项业务不排除继续降息的可能。”北京万融典当行总经理韩涛也表示,该典当行的房产业务息费有可能在春节后从2.5%下调至2.2%。此外,北京还有多家不同规模的典当企业都从去年开始纷纷降息。

        “典当行的息费主要由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和综合服务费组成,其中银行同期贷款利率部分占典当行息费的比例较小。”北京京盛典当行总经理王贤军介绍道:“去年银行数次降准降息,这些对典当利息方面的直接影响不大,这一次北京典当行业降息主要降的还是综合服务费。具体到各家典当企业也都有所不同,例如以做房产、机动车典当业务为主的企业,在去年所受冲击肯定很大,那么他们就会下调这两项业务的息费。”

        业内专家表示,其实在几年前,北京典当行业也曾经历过一次小规模降息,但是本次下调息费与上次有一些不同之处,整个经济环境进入新常态,是典当降息的宏观因素。

        再不降就“没饭吃”

        “连银行都已经开发出多种针对小微企业融资的产品了,典当行处于小微企业选择融资手段的最末端,再不降息就没饭吃!”广东珠江典当行常务副总经理申又喜的感慨大概能够代表不少典当同行的心声。

        2014年,我国经济继续步入深度调整阶段,典当企业赖以生存的小微企业经营环境困难。据广发银行此前发布的《中国小微企业白皮书》显示,“行业竞争激烈”、“成本压力大,利润低”、“整体经济环境不好”、“税负过重”以及“融资难”是目前我国小微企业经营发展面临的五大共性问题。截至去年年底,约有超过55%的小微金融信贷需求未能获得有效的支持。小微企业融资需求旺盛,为何典当企业却一再抱怨生意不好做?

        《白皮书》调研发现,小微企业融资需求普遍呈现周期短、金额小、频次高、时间急的特征,而在选择贷款渠道时,46%的小微企业主普遍认为贷款成本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其次是抵押方式、贷款额度和放款时间等。在放款时间方面,55%的小微企业需要在一周内获得放款,因此小微企业普遍迫切期待“低利息成本”、“抵押方式简便”、“放款快”的信贷产品。针对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虽然典当行的抵押手续简便、放款快速,但息费的水平却成为一些小微企业的“拦路虎”。

        “北京的小贷公司、担保公司都在做抵押贷款业务,他们的利息基本上在2%以下,典当息费相较而言不占优势,这对典当的经营冲击很大。去年我们明显感觉到客户量减少了。”韩涛告诉中国商报记者。

        同质化竞争激烈是当前北京典当行业面临的一大问题。对此,王贤军表示:“小微企业盈利水平下降,但融资需求却并没减少,很多企业难以承受过高的融资成本。而且,越是在融资机构众多、融资体系较为完备的经济发达地区,典当行业的竞争压力越大,息费就降得越多。”

        息费水平高让部分有融资需求的客户望而却步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能够有后续偿还能力、经营水平较好、风险较低的企业融资需求实际上少之又少。一位典当行经营者对中国商报记者透露,有的典当行降息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招揽更多优质客户,也有的是为了避免逾期风险,主动对在当客户降息,其实都是因为业务不好做了。

        北京的典当企业下调息费看来是无奈之举,但无奈之举也应有科学依据。北京典当行业协会秘书长郝凤琴建议:“企业的每一个决策应该都建立在大数据分析的基础上,我们建议企业在平时就收集一些相关数据,随时分析各项数据的变化,这样每一个决策就能有理可依。如果企业准备降息,不妨考虑一下行业平均值,这一平均值包括平均息费和平均成本,通过对比后再决定是否要降息。”

        未来的路不乐观

        去年的经营情况让北京典当行业感受到阵阵寒冷,而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这只是一个开始。

        目前,随着中央要求的进一步明确,北京已经确定了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的城市定位,并将加大非首都功能疏解力度,计划今年以疏解铸造、锻造、小家具等12个行业为主要领域,关停退出300家污染企业。

        其实,从2014年开始,北京就已经在对非首都功能的企业进行疏散,京津冀一体化逐步落实。去年4月,第一批北京企业开始外迁,截至年末,北京市已调整退出392家污染企业。预计到2017年,将累计退出1200家污染企业。事实上,污染企业的退出只是局部,同样从2014年开始,北京已有一大批集贸市场、批发市场一类的低端业态开始计划外迁。

        据悉,在2015年“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名单中,北京的思路已然明确:原则上不再发展一般制造业,做大做强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新材料、航空航天、高端装备制造业创新发展;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及节能环保朝阳产业。

        郝凤琴表示:“去年以来劳动密集型和污染企业的大批外迁,对典当经营产生的影响并不是很大,一定程度上间接影响典当的息费调整。不过放眼未来,随着首都功能的逐步落实,这一政策对典当的影响还可能进一步扩大。”

        面对这种变化,有业内专家指出,未来几年内,北京市内的小微企业融资需求将有所减少,这对北京典当行业的发展将是一个不利因素。虽然仍然会有外地小微企业主用自己在北京的住房和机动车来融资,但这并不能有效增加全市的融资需求。

        他建议,针对北京的功能转变,典当企业应该开发出更多的新业务、新产品去适应形势。新兴科技企业一般难以拿出固定资产作抵押,很多外来引进的高端人才一时间也难以有自己的机动车去质押,他们有的是知识产权。因此,典当行应该看准这一发展方向,在合理降低息费的同时,积极尝试这方面的业务创新。与此同时,典当企业也应密切关注北京城市的发展政策、产业结构的变化,从战略上调整自己的定位布局,争取做到未雨绸缪、顺应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