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民间金融:监管、征信两手抓-凯发k8国际手机网页

新闻导航

协会动态

    电子内刊

      行业动态财经要闻

      当前位置:凯发k8网址多少首页 > >

      救赎民间金融:监管、征信两手抓

      来源:中国经营报  |  时间:2014-11-12  |  浏览:293

      救赎民间金融:监管、征信两手抓

        广义上的民间金融呈现多种形式,包括民营银行、小额贷款、第三方理财、民间借贷连锁、担保、私募基金、银企对接平台、网络借贷、金融超市、金融集团、民资管理公司、民间借贷登记中心、典当行、投资公司等。
        
        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的民间金融迎来了大发展,从2009年至2012年,煤炭、房地产等资本密集型行业处于一轮上升周期,对资本的需求旺盛。以鄂尔多斯、温州为代表的民间借贷也借上述两大行业进入全盛时期,曾有数据显示,鄂尔多斯民间借贷规模曾达2000亿元人民币,属于名副其实的“全民借贷”。
        
        但随着煤炭、房地产两大支柱产业的“衰落”,鄂尔多斯与温州的民间借贷相继出现危机,尤其是鄂尔多斯,“债连着债”或许将成为一些人挥之不去的噩梦。而鄂尔多斯、温州的民间融资模式至今仍在被各地区普遍复制,各类投资理财信息,很大一部分都带有民间借贷的性质,其特点无一例外以高回报诱人,其年利息普遍超过15%,甚至高达30%~40%,早已越过高利贷的红线。
        
        资本的趋利性让很多人忘却了风险,但违约、跑路的频发也令公众不断质疑监管的缺失。据了解,目前民间借贷立法滞后于社会实践,相关法律规则散见于《民法通则》《合同法》《物权法》《担保法》《刑法》《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贷款通则》等法律法规和规章中。
        
        对于为数众多的各类投资、理财、担保类金融机构来说,只要成功获批,具体怎么操作没有严格监管,而事后的追惩能给投资者挽回多少损失则是未知数。业内人士认为,信息不对称使得投资者对于民间金融机构的诚信度难以识别,救赎民间金融,需要监管、征信两手抓。
        
        严打“跑路”
        
        “对于金融市场行业,现在政府管控越来越严格。”成都西大金融超市工作人员透露,“我们是金牛区的重点项目,现在也被政府监管得很严格,大型的金融论坛、项目整合会坚决不允许搞,金融行业的大型聚会都不允许。”
        
        自年初成都暂停民间投资理财公司批复,以及6月四川银监局组织四川省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了防范打击非法集资的相关活动,再到8月,四川省的工商局、银监局、证监局联合发布关于理财咨询公司非法从事金融活动的公告,警示非法投资理财公司风险等一系列措施。
        
        10月24日,成都市公安局正式发布公告,要求四川汇通信用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的高管、股东、部门、分公司相关负责人等尽快到公安机关说明情况,对主动到案、退回全部非法获利的可获得减轻甚至免于处罚。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目前仅在成都市锦江区报案的、涉及到借贷纠纷的民间金融机构就达40余家。
        
        “四川民间金融出现的问题,与全国其他地区出现的民间金融问题有类似的特点。”西南财大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副主任谭继军分析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个便是信息公开披露体系的不完善,“金融市场如果没有建立公开公正的信息披露制度,市场是不会形成正向选择的,反而会形成逆向选择,劣币驱逐良币,积累到一定时间一定会爆发金融危机。”
        
        而识别风险能力的欠缺也加大了民间金融的风险,谭继军认为,“民间金融在识别风险投入的资金总量上,识别风险能力的培养方面,技术手段的发展方面都非常有限。”
        
        四川中小企业信用于担保协会会长王永其在回复给记者的短信中则指出,“现在经济下滑、行业不景气,部分企业倒闭、跑路、老板失联,95%以上的企业兑付违约,再规范的中介理财机构也会出问题,关键是政府要尽快出台民间金融中介机构管理办法。方向上要围绕资本市场转型升级,从资金向资本过渡,延长民间金融产业链。”
        
        对此,甘犁则表示,“金融风险出自于信息的不对称,现在的问题不是没有钱,而是找不到好的项目将钱贷出去。与其设立大量的民间金融机构,还不如鼓励设立征信服务公司,完善征信体系建设。”
        
        征信待完善
        
        据了解,中国征信体系的资源一直集中在央行的征信中心,此前征信中心并不对民间小贷、担保或p2p等网贷机构等完全开放。今年6月,央行首次批准将小贷公司批量接入征信系统。近日,首批第三方企业征信牌照终于获批,而个人征信牌照也进入申报审批阶段。
        
        “这相当于放开征信市场,各方有实力、有能力、有意愿进入征信市场的公司都可以向人民银行申请牌照。”谭继军表示。
        
        据上海资信有限公司副总裁牛路辰介绍,“征信共有信用调查、信息共享、大数据征信三种方式,而通过信息共享可帮助放贷方识别借款人风险状况,防范其过渡负债,约束借款人行为。”但其也承认,“大数据征信难度非常大,而且用这类数据衡量人的信用状况仍存在一些不足。”
        
        “仅仅靠大数据分析来控制风险,实际上是以线上方式解决线下问题,就是说它对风控的理解不够全面。”谭继军对此作了补充,他建议,在通过大数据征信时,还需结合对家庭与企业的调研,来理解家庭和企业的行为并模型化,并引进宏观数据、区域数据、行业数据等作为补充,完善信用风控模型和信用评级模型,从而确保风险可控。
        
        “目前我们正在与成都高新区接触,希望从政府层面推行一个超越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横跨包括交通、工商、财税等多个部门的征信系统,将大量信息汇集成一个公共产品,所有的发放贷款机构都能够通过大数据调取个人全面信息,从而识别风险,管理风险。”谭继军透露,“这套征信系统主要是针对小微企业,现在已经磋商过两轮,基本的构思和构架已有一个初步的方案。”
        
        “征信体系最多只能控制三分之一的风险。”成都博海小贷公司总经理阳晓兵则对大数据征信表示了质疑,“因为求助于民间借债的企业大多是未能从正规金融机构获得融资的企业,其获得的水面下的融资远比水面上的融资多。而且原则上征信系统是一个负面清单,央行的征信系统只会纳入有向正规金融机构贷款的企业或个人。如果希望借助大数据征信,可能需要从立法的层面解决对企业或个人信息的侵权问题、信息安全问题。民间借贷必须坚持三性原则,依法合规经营。应该回归到实业,回归到小微,与产业链结合,与供应链结合,与互联网结合,服务实体经济。”
        
        民间借贷30年发展历程
        
        1984年9月
        
        温州市某医院职工方培林,停薪留职开办了新中国第一家私人钱庄——“方兴钱庄”
        
        1986年年初
        
        国务院颁布《银行管理暂行条例》,方兴钱庄自行停业
        
        1991年8月13日
        
        最高人民法院引发《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
        
        2005年以后
        
        较为公开的担保公司大量出现,大部分从事民间借贷活动
        
        2008年
        
        银监会、中国人民银行下发《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截至2010年上半年,全国已设立小额贷款公司1934家
        
        2009年6月
        
        银监会发布《小额贷款公司改制设立村镇银行暂行规定》
        
        2014年3月
        
        全国首部金融地方性法规《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及其《实施细则》开始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