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据、典当等移步线上 金融资产p2p化加速-凯发k8国际手机网页

新闻导航

协会动态

    电子内刊

      行业动态典当新闻

      当前位置:凯发k8网址多少首页 > >

      票据、典当等移步线上 金融资产p2p化加速

      来源:合肥典当协会  |  时间:2014-09-22  |  浏览:296

      票据、典当等移步线上 金融资产p2p化加速

        从个人债权到企业债权,再到多样化的金融资产,p2p平台已经从最初定位的个人对个人的贷款走得更远。
        
        一面是为投资人提供了多样化的资产配置服务,一面是为类金融机构提供了资产出表和业务的新渠道,这种看起来多赢的模式正在受到热捧。但专业化的交易所、金融机构走上网络,这种资产交易模式是否存在边界?
        
        金融资产上网
        
        金融资产上网的势头有多大?
        
        今年11月,一家着眼于传统金融机构资产供应与互联网平台资产分销的中间服务商计划上线,这家名为共鸣时代的机构一面会与小贷、担保、保理、融资租赁等资产端合作,打包标准化资产;一面会与作为流量端的互联网金融理财平台对接,向普通投资人销售。
        
        共鸣时代ceo陆雨泉称,前期已经获得一笔5000万美元的投资。他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虽然已经有专门对接小贷、保理、租赁等的平台,但大多只针对一个行业,客户还是希望可以与多元化的资产对接。
        
        “我们所提供的不仅是信息展示、双方对接,还包括后端的清结算、回款、线下尽职调查等风控方面的协助,这些都是价值所在。”陆雨泉表示,并不担心资产端的机构与平台对接后会绕过共鸣时代,共鸣时代也不会直接做理财类平台对接客户。
        
        对于这样一个专门为平台提供资产的机构,积木盒子创始人董骏向本报记者表示,尚未有过接触,暂时可能并不会有合作。“项目及风控是平台的核心,如果交给别人去做,对方一定要有相当的实力。当然这样的机构可以提供多元化资产,这一点很有意义。”他说。
        
        9月,积木盒子在原有的担保合作之外,新上线了融资租赁产品。董骏表示,今后也会考虑增加保理类的产品。像这样引入非银行金融机构以实现增信,在互联网金融平台中已渐成趋势。
        
        在爱投资网页所显示的合作金融机构名单中,担保机构有46家,商业保理公司6家,融资租赁公司4家。
        
        在9月11日的一次沟通会上,爱投资ceo王博表示,与担保公司合作的爱担保产品实现融资规模达到25亿,而保理产品的规模有1.8个亿,融资租赁产品也有3700万。爱投资在后续也会开展一些文化类的、艺术品类的新的业务线。
        
        传统机构跃跃欲试
        
        在上海自贸区内注册的东方光信金融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东方金科)所运营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东方汇6月上线,而东方金科的母公司邦信惠融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是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旗下的平台公司。
        
        东方汇的业务依托的是母公司旗下的24家小额贷款公司。东方金科执行总经理李中阳认为,互联网金融提高了参与主体和交易过程的信息透明度,又可以将分散的小额资金需求聚集起来,降低了交易成本。
        
        他同时透露,目前正在着手建立东方资产的金融产品超市。“p2p已经逐渐超越小额借贷,成为了各式各样资产交易的中介,我们通过整合集团内部优质资源,将各类金融资产在线上实现支持和连接,才是真正实现金融机构的融入互联网。”他说。
        
        除小贷公司之外,一家名为狮桥资本的融资租赁公司也正在筹备一个名为融租易贷的互联网金融平台。狮桥资本ceo万钧透露,平台目前正处于内测阶段,将专业从事融资租赁资产交易。
        
        融资租赁与互联网金融的结合,万钧认为优势在于租赁资产有稳定的现金流,有很强的可回收性和可变现性。
        
        “说实话,目前绝大部分的平台所能够提供的融资成本,相对于狮桥传统的融资渠道来讲要高了很多,但是我们仍然非常愿意拿出一部分资产来交易。”万钧表示,随着投资人的不断成熟,具有良好的风控体制与运营业绩的资产提供方是可以获得大规模的合理成本的资金。
        
        同样,鑫银保理公司董事长赵永军认为,互联网金融和商业保理的匹配是未来的趋势。
        
        对于传统的资产转让出口,赵永军表示,无论是银行授信还是证券公司发行资产计划,在融资规模、成本、效率等方面都有限制。
        
        “以前在证券公司发行一期产品大体需要3到6个月时间,费率一般都在十几。从去年年末和重庆金融交易所开始合作,到今年跟几个p2p平台合作,我们发现这种互联网的模式跟过去传统的模式相比效率高得多。现在发行一个产品,大概2个星期就够了,而且费率也基本上能够达到我们的要求。”他举例称。
        
        边界在哪
        
        在9月15日的首届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峰会上,零壹财经合伙人、首席研究员李耀东指出,跟踪数据可以发现,随着p2p行业交易额的扩大,交易资产也在发生变化。今年6月,大部分的p2p平台还是以信用贷款及担保贷款为主,而从9月的数据来看,包括融资租赁、票据、保理、典当等资产都在纷纷增加。
        
        “我们之前讨论过资产证券化的项目,但是标准的资产证券化中有一个spv(特殊目的载体)的角色,作为风险隔离方,通常是由传统金融机构来承担。放到了互联网上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机构,现在平台很难与银行、券商达成合作,自己做的话在资质上容易引起争议。”王博向本报记者坦言,对于风险界定有争议的业务尚不敢碰触,目前与类金融机构的合作会是爱投资的方向,后期可能会适时推出与典当的合作。
        
        而有综合理财平台负责人甚至表示,在他看来,不良资产可以在一段时间内通过拍卖获得资金回流,风险完全可控。只要有非常强的变现能力就可以考虑。
        
        创新的想象力越来越大,风险的边界却依旧模糊。
        
        如果以目标客户群体来看,通常所说的p2p行业已经出现了分化,一类是以小额分散的信用借款为主,服务对象是个人或小微商户;另一种可能也被叫做p2c或者p2b,服务对象是中小微企业。金融资产上网,目前主要针对后一类平台,而这是否会意味着p2p平台的单笔交易规模会偏大?
        
        某平台风险控制负责人就此认为,首先,何为大单业务并没有明确的界定。以几万元的个人消费类借款与几百万元的小微企业借款比较没有意义。其次,还是要看平台的风控能力,选择行业是非常重要的,“有什么样的风控要求就去做什么样的资金规模。”
        
        在另一方面,目前与p2p合作的机构虽有牌照,但都还在发展之初。据记者了解,担保公司是在2010年开始由各地方金融局、经信委或商委等部门牵头监管;商业保理公司从2009年开始试点,2012年才将试点扩大至全国,由各地商务主管部门主管。
        
        合作机构的风险是否会传导给p2p也不容忽视。此前担保公司的跑路事件就曾给p2p的担保合作业务招徕质疑。与此同时,由于中间流程较普通的债权复杂,投资人对保理、融资租赁等新的产品接受还有限。
        
        从去年12月份开始,鑫银保理已经陆续在铜板街、挖财等平台上都做了一些交易。自身不做平台,赵永军向本报记者表示,到目前为止,鑫银保理都还没有直接对接投资人,而是以再转让的方式进行的,是怕触碰到自融的监管规则。
        
        李中阳也表示,仍有一些问题还在摸索之中,例如如何进行有效定价,如何在符合法律法规要求下开展业务。
        
        “资产的专业化的生产能力可能越来越成为p2p平台关键的一个能力,质量好的资产可以在整体行业进行流通。同时,p2p借贷平台会更多地涉及到比较顶层的产品设计里面去,以满足用户的风险偏好。”李耀东说。
      信息来源: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