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一群高龄老人自称被典当行骗走积蓄-凯发k8国际手机网页

新闻导航

协会动态

    电子内刊

      行业动态典当新闻

      当前位置:凯发k8网址多少首页 > >

      长沙一群高龄老人自称被典当行骗走积蓄

      来源:华声在线(长沙)  |  时间:2017-02-06  |  浏览:1513

        一群高龄老人的追债之路

        平均年龄60岁以上,自称被一家典当行骗走积蓄,苦寻骗子两年多无果

       

        长沙一群高龄老人自称被典当行骗走积蓄苦寻骗子两年多无果1月19日,长沙五一西路三泰街,一名老人来到曾经的典当行门口,如今这里已变成药店。图/记者陈韵骄

        2015年以来,一群平均年龄60岁以上的老人开始了一段寻人之路。

        他们要找的,是两个骗走了自己积蓄的典当行老板,但这条追债之路,远比他们想象的要艰难。

        他们曾两次抓住了其中一名老板的妻子,并找到了住处,甚至还把老板的妻子“软禁”起来,却始终没有找到骗走自己钱的人。

         

        1月19日,长沙市五一西路三泰街,62岁的贺建祺站在一店铺门前,2015年11月前,这里的主人是长沙市再发典当有限公司(简称“典当行”)。典当行总经理王跃辉和法人代表李继伟几乎骗走了她全部的家当。据受害者统计,和贺建祺一样被骗的有70余人,平均年龄在60岁以上,涉及金额约4000多万元。

        看着眼前的店铺,贺建祺拨弄了一下头顶的白发,对记者说,“这里已经易主了,我能有什么办法(拿回自己的钱)?”

        被骗把积蓄借给开典当行的邻居

        1月19日,受害者代表蒋建红、贺建祺、杨羊等人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与骗子长达两年多的纠缠经历。

        长沙市再发典当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王跃辉与他们同住在望月湖小区内,之前邻里关系还不错。熟络之后,王跃辉开始向邻居们透露自己开了一家典当行,背后依托一家名为“蓝天再生资源有限公司”的国有经营公司。“我们看到是国有的,就相信了他的实力。”蒋建红说。

        之后,王跃辉和李继伟以典当行“资金需要周转”为由,向邻居们借钱。蒋建红等人提供的欠条上,两人承诺给予每月1分至3分不等的利息。

        贺建祺告诉记者,为了取得众人的信任,在借款前期,王跃辉和李继伟确实会按时给他们相应的利息,这导致更多的人把钱借了出去。几年下来,平均每人都有数十万元分多次借给了王跃辉和李继伟。

        贺建祺回忆,自己最后一次收到利息的时间是2014年4月17日,之后,就再也没有王跃辉和李继伟的音讯。她询问后发现,其他人的情况也差不多,王跃辉、李继伟都已搬离了原来的住所,电话也都暂停服务了。更令人吃惊的是,他们后来得知,典当行其实在2013年2月26日就被吊销了工商执照。

        2015年11月26日,长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对此事进行立案侦查,定性为合同诈骗。王跃辉和李继伟等人被列为网络追逃人员。目前,案件仍在侦办过程中。

        追债两次抓住骗子家属却不了了之

        “这两年我们天天在外面跑,就是为了他们的消息。”带走了钱后,王跃辉和家人从望月湖小区消失了,受害者们开始了大海捞针般的寻找。

        2016年12月7日,受害者们终于蹲守到王跃辉的老婆李女士。他们上前抢过李女士的手机,从手机淘宝里,找到了一次她购买卫生纸的交易记录,并找到了王跃辉一家现在的居住地址。

        来到位于莱茵城的住宅,他们被王跃辉家人的生活状态彻底刺激到了:“他儿子光我们知道的洋房就不止一处,还买了好几台豪车……”蒋建红等人介绍,他们调查了解到,王跃辉的儿子月薪不到6000元,儿媳也不工作,但豪宅名车却应有尽有。“那肯定就是从我们这里弄来的钱。”

        调查完这一切,他们依然没能找到王跃辉。为逼迫王跃辉出来,他们将李女士“软禁”了起来。蒋建红说,他们把李女士关在了一间房子里,每天按时给她送饭。“没有虐待她,我们给她买了高血压的药,还经常带她出来散步。”

        然而,即便如此,也没能逼出王跃辉。之后,李女士自己撬开房间的窗户逃跑了。

        据介绍,在2016年5月,李女士也曾被众人擒住过一次,但那次的过程和结果几乎与这次一模一样。

        受害者

        砂石厂老板称被骗走606万

        年近六旬的杨羊原来是一名洗车店老板,洗了16年的车,他说,自己攒下的34万元积蓄全部被王跃辉和李继伟骗走。2014年,得知自己上当受骗时,杨羊情急之下中风。“我说话做事都不利索,不知道该怎么办。”

        蒋建红是受害者中的“大户”,她说,自己前后一共被骗走606万元。之前,她是一名生活相对滋润的砂石厂老板,现在家人的基本生活和孩子的学费都成了问题。蒋建红称,被骗走的钱很大一部分来自周边的朋友与生意伙伴。“没想到把他们套进来了。”蒋建红介绍,两年来,自己一直处于“有家不敢回的流浪状态”,自己只要在家,一定会有人来讨债。“我快要被逼疯了。”

        贺建祺退休前是一名理发工人,攒下了37万元养老钱。退休后,她觉得把钱借给王跃辉,每月能拿到不错的利息,便将这些钱都借了出去。她说,自己现在也不奢求利息了,只要能拿回本金就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