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金融理念经营典当的探索-凯发k8国际手机网页

徽商典当

协会动态

    电子内刊

      高管论坛

      当前位置:凯发k8网址多少首页 > 徽商典当 >

      以金融理念经营典当的探索

      来源:成都金控典当  |  时间:2015-07-10  |  浏览:477

      中国当代金融业伴随经济的大发展,呈现正式金融(由一行三会监管的,以银行、证券、保险公司为代表的主流金融)与以融资担保、租赁、小贷、典当为代表的准金融同步兴旺的“双兴”格局。前几年经济处于正常发展期中,准金融行业因受到的约束少而获得高速发展(甚至被媒体称为“野蛮生长”)。据介绍,中国融资担保额由2008年的4973亿元增加至2012年的14596亿元,复合年增长率30.9%;融资租赁规模由2006年约800亿元增至2010年的7000亿元,增长86倍,呈几何级数增长,到2014年更突破3万亿元,位居中国第四大金融工具;小贷行业2010年至2013年期间贷款余额由近200亿元跃增至800亿元以上,3年增长3倍;典当总额2010年为1800亿元,到2014年增至3692亿元,4年翻了一番。

      但在本轮经济下行中,准金融行业暴露的风险大大超过主流金融。全国大部分民营的担保、小贷、典当公司的业务大幅度下降,不少公司已停止开展新业务,全面转入清收不良资产。在经济下行、缓速发展、资产不再溢价、信用风险增大、银行信贷等主流金融注资不足的新形势下,中小企业信用风险大,但资金需求又极旺,典当等准金融业怎样来抓住机遇,达到即好又快地发展呢?

      我们研究的结论是:以金融理念来经营典当,将典当的经营管理推到一个新高度,在新台阶上更大限度地发挥典当快速解决企业短期资金需求的独特优势,迎接现代典当的新发展。

      一、       将金融理念注入典当

      传统的典当强调以物质资(以物换钱),强调的是当物,是典型的物的融资。按照金融企业的经典定义——经营货币的单位,典当无疑当归于金融企业。只因中国主流金融企业归入一行三会监管又发放专门的金融许可证,典当等列入由商务部监管的准金融、类金融企业。金融企业的经营原则,必须是钱出去、钱回来!如果是死当,即便当物的市值远超过当金,从利益上看,该业务是赢利的,但从经营的可持续性来看,死当业务又是失败的。因为死当变成了投资业务,如果是以机床等设备典当就当物主(老板),股权典当(质押)就变股东,房产典当(以房产抵押为条件的委贷)就变房东,我们就失去资金周转的功能,典当演变成投资、收购业务了,显然不是典当公司所追求的。

      典当必须有当物,且当金是对当物的市值打较低折扣,因此,只要当物不出现恐慌性贬值,当金的终极风险是不大的。反过来,流动性管理成为典当风险控制的关键。从中国典当经营的实务来看,近期典当业经营规模萎缩,问题正出在流动性风险上。

      将金融理念注入典当,就是一方面管理好典当企业自身的流动性,另一方面是出当人主动介入当户的流动性分析,并以当户的流动性来决定典当的规模、数量和期限,最终保证钱出去钱回来,将赎当的主动权掌握出当人自己手里,避免物值而钱死的流动性陷阱。

      二、       判断当否,不仅看物,还要当户(看人,看公司)

      传统典当的通俗规则是认物不认人。以金融理念来作典当,除了看物(看物的合法性,物的品相,市值的合理性及变现能力等),还要看当户。一是看关键人的人品,尤其是当代典当基本上由传统的解决生活急需转到解决企业短期资金之急,更要分析企业决策者的品质、信用观念,因为企业的经营都是人做的。二是分析企业的资产负债状态,看负债能力。三是分析企业的现金流量,看偿债能力。四是分析企业的行业状况、经济周期,看发展势头。五是分析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判断企业生产经营的稳定态势等。

      三、       掌握当金的用途、还款来源

      传统典当一般不问当金用途,极端的情况下当金甚至可以用于赌或者还赌债。今天,用金融思维作典当,必须掌握当金的用途合规合法合理,好的用途是保证如期归还的前提。

      弄清用什么钱来赎当(即还款来源),如果说不清楚来源,或来源不可靠,赎当的资金就成无源之水,就给逾期留下了隐患,也会变为不良资产。

      上述二、三两个方面还表达出典当全程管理、全程风控的经营理念。

      四、       风险分散原则

      作资金生意的,100万元的业务与1个亿元业务的工作量基本相同,而且后者往往是大公司,财务更规范,合作者的素质更高,资金调度的余地也更大,抗风险的能力更强,因此大业务也许比小业务更好作,结果银行的大额业务发展快,而中小微信贷无论政府怎么激励,都难以上量。我们的典当也犯了好大之病,甚至不顾典当的管理规定,盲目逐大,单笔业务占到资本金的20%30%,甚至更高的比例。我们似乎忘却了,风险不是每笔都会出现,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业务过度集中(这里指单笔业务占资本金的比例过高),万一出现一笔不良,甚至损失,公司就会大伤元气,而坚持单笔、单户(及关联公司)业务分散,对于5%甚至10%以下的不良或损失,也不至于危及公司生存。

      客户行业的过度集中也蕰含大风险。前几年房地产行业占典当业务的一半左右,部分公司甚至占比高达7080%。房地产行业一低迷,典当就生病,已是深刻、鲜活的教训。因此客户的行业分布必须分散。

      行业分散是否是每个行业都有涉及,甚至越分散越好呢?我们认为专业化仍然是典当的发展趋势。一个公司每个行业都做,见啥吃啥,不专业,无特色,也是做不精的。因此我们主张典当公司的经营业务的行业专业化宜选用“1 n”模式,即在一、二个行业很有特色(为主业),再涉及二、三个辅助的行业,形成进可攻、退可守的行业格局,才能永葆典当经营的青春与活力。

      五、       适当降低收入预期,负债发展,争取规模效益

      无论制度规定,还是经济现实,典当的资金收益(俗称利息)与民间借贷接近,高者年化收益可达4050%,从金融角度看,这样的资金收益,必然蕰含两个结论:风险高(高风险才能对应高收益),或者市场规模小(没多少人能承受,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当)。而金融不是靠单笔业务的高收入来成就的企业(资本)高回报,而是靠规模,由众多的单笔(合理的)低收入积累成最适规模带来的规模效益来实现资本的最佳回报。同时,典当降低收益率就能提高对当户质量的要求,由此降低经营风险。

      要作大经营规模,则要依靠合理的负债。一方面我们呼吁调整政策,分类扩大负债,建议由目前资本金的1倍负债,逐步分级(按经营的稳健、安全状态)扩大负债到23倍。另一方面,1倍负债政策未调整前,通过典当资产的证券化,事实上扩大负债,更充分地调度社会资源,扩大典当业的经营规模和对社会经济的渗透度。

      六、       审慎、稳健经营理念

      人们常说,作金融的都胆小、心细,总把问题看得重,把风险看得重,把万一出事当成真的来想怎么办,做事都留有余地,而不敢冒险,这些理念对于不过高收益的债权融资人而言,是通俗易懂又切实可行且必须坚守的经营哲理。从本轮经济下行后民营准金融企业(民营担保、小贷、典当及理财公司等)身陷泥潭,与同类的国有企业生存相对较好的对比可见,国企在日常经营管理中规范、透明、安全、稳健、审谨,留有余地是其成功之道,而民企降低业务标准,缺乏民主决策(一人或少数人说了算),资金过度使用等激进的经营为今天的被动埋下了高风险。要想走得远、走得久,打造百年老店,安全比赚钱更重要。(文/成都金控典当董事长 罗晓春)

      作者简介:罗晓春,高级经济师,硕士;历任县长助理,省农行信贷副处长,省农发行营业部负责人,四川金融租赁公司总裁,上海融联租赁公司副总裁,现任成都投控集团投资总监,兼任金控融资租赁总经理、金控典当董事长,成都市企业家协会副会长。

      参加部级课题研究6项,发表论文300余篇, 由清华大学出版《融资租赁经营论》,光明日报出版社《如何做个好领导---孔子儒学与当代企业管理》等专著, 40余次获奖。获1989成都市优秀科技论文二等奖,农总行1990攻关课题二等奖,2012中国融资租赁产业创新杰出人物,成都市第10届优秀企业家称号,2013年度中国融资租赁杰出经理人。